湖州故事:时隔20年,他们把湖剧带回了舞台
2021/11/25 15:25:00 编辑:任帅
图片



一间小小的排练室里,一个个绰约的身影倚在窗前,眉蹙春山,目敛秋水,藕荷色丁香花朵的长裙,腰间佩一个墨绿绣花香囊。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颇有几分专业湖剧演员的神韵……在湖州市文化馆的教室里,几位湖剧传习中心的学员们正在排练。


他们每天早上8点都会来这,练声、基本功、排练剧目,常年如一日。前不久,孩子们从湖剧委培班顺利毕业,正式入职市文化馆,成为了全职湖剧演员。今后,湖剧里也有了年轻人的身影。


今年6月,大型湖剧现代戏《国之守锷》在湖州大剧院试演,湖剧委培班的学员们登台表演;今年9月,央视播出《跟着湖剧看湖州》特别节目。百年湖剧,时隔20年,重新回到了剧场舞台,回到了大众视野。

 

故事要从20年前开始说起。2001年,按照中央、省关于国有文艺院团体制改革的要求,湖州对当时的湖剧团、越剧团等多个国有文艺专业院团进行了改革,专业剧团随之撤销,人员按照政策进行了分流。湖剧面临了一场“浩劫”。

 

湖剧的发展一下子跌入了谷底,面对巨大的变迁,面对行业的消散,一边是穷途末路下的扼腕叹息,一边是老湖剧表演艺术家的师承和坚持。


 20年间,湖剧振兴计划、开设湖剧校园基地、成立湖剧委培班……湖州人并没有忘记这项地方传统戏剧,一代老艺术家退居幕后,一代中青年戏剧导演担起了责任,一代青年学生喜爱并开始学习湖剧……他们每个人成为了湖剧沉默的星河里的一点星光,照亮了20年湖剧归来漫漫路。



湖剧的“40后”:倾囊相授


湖剧,浙北地区唯一戏种,旧称“湖州滩簧”,以小戏起家,融合了湖州当地的曲艺音乐和民歌,形成了以本地民间艺人为主组班,本地方言为舞台用语,本地滩簧为基本唱腔的戏曲剧种。

 

据记载,湖剧在中国戏剧史上有过辉煌的时刻。从1924年开始至1949年,湖剧的声势和传播范围开始扩大,逐渐向城市发展,称为湖剧的“本滩时期”。

 

那个时候,能进剧团演湖剧,就意味着有白饭吃,有大屋住,有大把的票子攥手心里。进京献艺,风光无限。用湖州市文化馆副馆长、湖剧传习中心主任周波的话来说,那个时候的湖剧演员就是“角儿”。

 

2001年后,缺乏专业院团的支撑,湖剧的传承、传播和发展基础也渐渐开始薄弱,湖剧走向了沉寂。20年间,许多原来的湖剧演员有的开始走向幕后,有的从事了其他行业,有的退休,只有个别传承人还在坚持传艺收徒,为了湖剧的存续,他们四处奔走呼吁,从未停下脚步。


图片

《国之守锷》剧照

 

2018年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开办湖剧委培班,湖剧委培班是湖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与湖州市教育局牵头主办,由湖州市文化馆和湖州艺术与设计学校共同承办,为培养和发掘湖剧表演人才的培训班,一期学习时间为3年。


也就在那一年,著名湖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许丽娟老师病重住院,文化馆的老师们前去探望。在谈及湖剧委培班成立的好消息时,许老不禁流下了欢喜的眼泪,她说,自己多年的夙愿终于要实现了!湖剧终于有希望了!她也想亲自来传授湖剧表演,但是她知道永远不可能了。2019年1月,许丽娟老师溘然长逝,一颗耀眼的明珠陨落了。

 

湖剧委培班刚开办时,有15名学生,配备了将近40位老师,他们中有专业的湖剧传承人、市文化馆专业戏曲表演老师和全省各地市请来的戏剧专家以及湖州艺术与设计学校的文化课老师等。据介绍,三年授课时间,这些七八十岁的湖剧传承人每天赶往艺术与设计学校授课,从不缺席。


图片

湖剧传承人授课


“湖剧再不培养接班人,湖剧就真的消亡了。”京剧表演艺术家汪林弟说道,他现在76岁,是湖剧委培班教基本功的老师。


汪林弟从小跟着父母全国各地表演,耳濡目染喜爱上了戏剧,6岁开始正式学习京剧,12岁登台表演,从事京剧表演有60余年,每天练习基本功。他说这一路走来都是苦过来的,现在教这些孩子自己感触很深。

 

一次在练功中,一位学生出现了失误,汪老师大声苛责:“换作我们小时候,练成这样早就被师傅赶出去了。练功能失误,但是演出能失误吗?”他也感觉到,传统戏剧的氛围今时不同往日了。


图片
汪林弟授课


“我虽然是京剧出身,但戏曲表演的基本功都是相通的,这‘饭碗’既然带不到棺材里,那就全部教给他们。”汪老师说他这三年以来都是倾囊相授,“只要他们肯学,我就毫无保留的教给他们。能学到啥程度,还要看他们自身。”

 

说到动情处,汪老师说最大的愿望是湖剧能代代相传、蒸蒸日上。如果这群孩子能刻苦学习,练出来了,湖剧的希望就有了。

 


湖剧的“70后”:湖剧断档


 

在央视《跟着湖剧看湖州》节目中,一张张朝气蓬勃的脸儿代表着湖剧传承的希望,而有一位老师一直默默地站在学生的身后,言传身教,她就是现在湖剧的“掌舵”人——湖州市文化馆副馆长、湖剧传习中心主任周波,同时她也是湖剧委培班的总负责人,中青年一代的戏剧导演。


说起湖剧传承工作,周波发出了最大的感慨:“湖剧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上一代传承人垂垂老矣,新招进来的这一批都是 00 后,平均年龄只有 19 岁,中间梯队断档了……”

 

 “小时候,离家不远处有一方戏台,记忆中江南古镇的水流淌着戏曲轻缓柔和的韵调,痴迷间真有一种‘画船听雨眠’的味道……”1996 年,周波艺校毕业顺利考入湖州市越剧团,行当小生,两年后参演越剧《赵孟頫与管仲姬》,荣获浙江省第八届戏剧节青年演员表演奖。


“我这一辈子其他什么都不喜欢干,就是喜欢戏曲。”周波透露,自己从小受姨夫和外公外婆的影响,从小在剧院里长大,一下子喜欢上了戏曲,虽然当时父母极其反对,但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她谦虚地称自己是“祖师爷赏饭”。


图片


周波在后台为学员化妆


之后,她不安于现状,不囿于眼前,骨子里的那股韧劲让她尝试从戏曲演员向戏曲导演转型,她重新学习了导演专业,如今成为了一名戏曲导演。这条少有人走的艺术小径,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在中国戏曲学院上学那会儿,我们老师就说,导演是剧本的解释者、排演的组织者,是‘演员的一面镜子’,不要争台前的光鲜亮丽,要甘当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周波说道。

 

2015年,周波成为了湖剧创新团队的带头人,临危受命为湖剧国家级、省级、市级传承人进行了视频、音频的抢救性记录,整理、复排、录制了《朝奉吃菜》《麒麟带·背信》《麒麟带·走七里》等多部湖剧传统剧目。


图片


2018年,周波带领湖剧创新团队的老师们挑起湖剧委培班的重任,制定教学计划,起草教学大纲,设置培养课程,编写专业教材《湖剧唱腔》《湖剧语音念白》,招录学员延续湖剧文脉。


传统戏曲在20世纪末开始出现停滞,21世纪初大众娱乐文化普及,消费主义盛行,大众接受程度低,传统戏曲也不受重视,“以前学湖剧的人寥寥无几,湖剧也就断层了,本身愿意学湖剧的人就少,愿意听的观众也少了。

 

湖剧委培班的三年时间里,周波老师和学员们一起上课、一起生活,周波介绍这三年她几乎没有了自己的时间,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委培班的学生从初中毕业开始招,他们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而且学生们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湖剧,对传统文化完全不了解,授课和管理学生的压力都很大。“这个湖剧班我不能放,每一个孩子我都不能放手不管,真的压力很大,只能自我调节。”周波说,“三年里,我自己的孩子经常对我说,妈妈不管他了,只管大哥哥大姐姐们了。”

 

在周波和老师们的努力下,《国之守锷》演出成功,学员也从委培班顺利毕业。时至今日,她说,如果没有老一辈湖剧传承人和大家的不懈努力,她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

 

“我肩负着老艺术家的嘱托,一定要把湖剧传承的工作做好!”

 


湖剧的“00后”:未来的“角儿”


 

“留住湖剧人才留住观众,让大众能够接受湖剧,留住这湖州的乡音,这是我们现在最该做的事。”周波说,湖剧归根到底就是‘角儿’的艺术,只有培养好人才,湖剧的发展才有希望。


戏曲舞台上表演手段“四功五法”即“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对表演自身素质要求极高,且湖剧小而精,变化多,需要一定的创作能力和文化功底,学员们每天的踢腿、飞脚、趴虎、走圆场等都是必修课。


图片


学员们正在练习走圆场


 

“戏曲演员不仅最苦,还要求很高,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一个也不能少,这样才有可能成为‘角儿’,还要看机遇。”周波说道。

 

老师汪林弟一开始形容学员们就是些“生胚子”。传统的戏曲大概从12岁开始学起,最好是七八岁,这是一门“童子功”。汪林弟介绍,湖剧委培班的学生从初中毕业开始招生,进来就是十六七岁,错过了最佳的练功时间,腿腰都硬了,一开始上手练功很难。

从2018年到2021年,学员们每天从早上6点半练到晚上9点半,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基本功一开始练的时候会抽筋,好几次练到大腿拉伤。”学员们说,“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现在却慢慢喜欢上了湖剧;以前只知道玩手机,现在也慢慢喜欢在手机上听传统戏曲。”


学艺三年,这批00后的学员们已经崭露头角,展现了艺术天分。

 

图片


章浩哲


章浩哲从小热爱表演,热爱舞台,初中毕业之后,不顾父母的反对报名了文化馆的湖剧委培班,章浩哲说:“我就是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当时父母要求我去学房地产,我们起了争执。”

 

《国之守锷》演出那天,章浩哲很兴奋,他很享受站在舞台上面对观众的感觉。如今,成功毕业入职文化馆成为了一名全职的湖剧演员,章浩哲也感受颇多:“三年的苦都吃下来了,我相信我会一直做下去的。既然吃上了‘这碗饭’,那就把‘这碗饭’吃好。”

 

“现在青年演员面对的问题就是——他们的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排练演出很辛苦,但是回报很少,观众对湖剧的接受程度很低,愿意买票看湖剧的人就更少了”。周波介绍,他们现在要做的不仅是培养人才,更要培养观众,让“湖剧”出圈。


戏剧这门艺术,很多人没有坚持下来,其中吃得苦可想而知。“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坚持下来的都是英雄。”正如老一辈所说。


图片

孩子们的合影

 

在大众娱乐和消费主义的背景下,学习和传承湖剧是“逆潮流”,当下可能不被市场和大众所认可;相比于电影和电视中这些宏伟的场景,文化馆的排练房这个小角落可能不起眼,并没有多少人会关注。但是周波和她的团队相信,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是值得坚持的,相信不久的将来,湖州这些00后的青年演员们,可能就是未来湖州的“角儿”。


分享
浙ICP备05052141号-13 浙江之声频道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11
浙江新蓝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